海印股份“神藥”終局:解除與許啟太、今珠公司《合作合同》-世界十大名狗

作者:世界上最小的国家发布时间all:2020年05月27日 18:48:48  【字号:      】

海印股份“神藥”終局:解除與許啟太、今珠公司《合作合同》

儘管屢次經歷風波,海印股份的股價卻頻頻走高,從2月4日最低的1.92元/股算起,至5月27日收盤價為3.05元/股,其累計漲幅已超過40%。

對於公司實控人在上市公司體外孵化項目,然後推動上市公司收購標的項目的方式,第三方研究機構透鏡公司研究創始人況玉清認為其實並不可取。他指出,從歷史經驗來看,類似的交易中,真正讓上市公司受益的優質關聯併購很少,相反,由此產生的問題交易居多。“如果真是足夠有前景的項目,上市公司直接投資就是了,何必要實際控制人外面倒一次手做個中間人?”他對《證券日報》記者說道。

對此,《證券日報》記者致電海印股份,公司證券事務部工作人員對記者表示,“解除的主要原因是今珠公司沒有在期限內取得產品的生產和銷售許可,而出於風險因素的考慮,協議解除了相關合同。”

此事發生後,海印股份投資者索賠也隨之啟動。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採訪時,浙江裕豐律師事務所厲健律師介紹稱:“對海印股份的處罰決定公佈後,我們代理首批投資者向廣州中院起訴海印股份索賠,2019年11月25日立案,2020年3月13日開庭,雙方主要爭議焦點是揭露日如何認定,目前法院尚未作出一審判決。”

此次被解除的合同還要追溯到去年上半年。2019年6月,海印股份意圖傍上“豬瘟疫苗”概念,信披稱與非洲豬瘟“疫苗”研究團隊許啟太、今珠公司進行合作,可以實現對非洲豬瘟不低於92%有效率預防的“神藥”。消息一經發佈就引起了市場和監管部門的重點關註。

換句話說,雖然解除了協議,但該項目並未終止,而是向控股股東的旗下子公司進行轉移。對於這樣的安排,前述海印股份工作人員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是出於保護上市公司股東利益的考慮,將項目轉移給實控人旗下另一家子公司跟進。”

原標題:海印股份“神藥”終局:解除與許啟太、今珠公司《合作合同》

此外,公告顯示,該份合同解除還有後續安排。5月25日,海印股份控股股東海印集團的全資子公司廣州印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與許啟太、今珠公司簽署了《合作合同》,並對該合同的履行向海印股份作出單方面不可撤銷的承諾:如今珠公司的今珠多糖註射液依法獲得農業農村部核發的《新獸藥註冊證書》或者飼料、飼料添加劑《新產品證書》,海印集團依約獲得收購權利,則海印股份可向海印集團提出以下“轉讓或者收購”要求,要求將《合作合同》所涉權利義務一併轉讓給海印股份;或者要求由海印集團指定海印股份作為收購方,收購今珠公司股權。

5月26日,海印股份發佈公告稱,因許啟太、今珠公司無法在合同約定時間內取得“今珠多糖註射液”的生產和銷售許可,經三方協商一致,同意解除《合作合同》。

對於此次合同解除,厲健律師則認為早在預料之中:“因為2019年8月12日廣東證監局已作出行政處罰決定,認定海印股份在合同信披方面存在誤導性陳述,對投資者來說,合同難以履行的風險已被提前揭示。”

K圖 000861_0  兜兜轉轉一大圈,讓海印股份風光一時,也讓其成為信披反面教材的“今珠多糖註射液”項目近日迎來終局。

海印股份“神藥”終局:解除與許啟太、今珠公司《合作合同》

隨後,海印股份以及公司董事會全員就因披露與許某太、海南今珠農業發展有限公司合作的相關信息時,存在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被認定七項違規,被各監管部門處罰。今年5月9日,海印股份這起信息披露違法違規案還被證監會列入2019年稽查的20起典型違法案例之一,點名海印股份“蹭熱點、炒概念”。

對於這樣的質疑,該工作人員則回應表示,“因為此前簽署合同的時候,是明確了需要在期限內取得相關許可的,現在期限要到了,先解除合作也是符合合同中的規定。”

值得一提的是,據WIND數據顯示,海印股份前兩大股東質押占比已分別達到76.97%和98.75%。“這種提早註入不成熟的項目資產,同時還誇大項目前景的情況,不排除是為了擺脫自己質押爆倉風險,或是進一步提高質押杠桿,需要把股價做上去而採取的措施。”況玉清補充道,“鋌而走險採取各種方式不擇手段的哄抬股價,其最終的結果很可能是大風過後一地雞毛。”




世界地震整理编辑)

海印股份“神藥”終局:解除與許啟太、今珠公司《合作合同》相关新闻

专题推荐